身為一個鬼故事迷,在鬼月,說說有鬼的故事也是一件合理又正常的事。



在今年初時,我說鬼故事的癮頭來,說了第一次鬼故事集,現在適逢鬼月,雖然癮頭未現,但是還是要應應景,好了,癈話不多說,鬼故事為您送上。



 

第四個鬼故事,是我要叫茶包君的人,在十二年前的一家電影院中告訴我的。
 


那年我們正年輕,我住卓蘭,茶包君住神岡,在某一年電影院正上映"侏羅紀公園2"的夏天,茶包君約我且請我去豐原看電影。
 

來到某一家電影院,買了票,找對號位子,一坐下來,茶包君就跟我訴說他目前遇到讀大專的倒霉事,電影看到一半,茶包君想去上廁所。
 
 
 
 
這家電影院的某一廳的設計非常奇怪,廁所就在放映廳裡,就在放映電影的那個大螢幕下面兩側就是兩個廁所,在看電影時還可以經常看到有人打開門時廁所裡頭的微微燈光,廁所設置男左女右,茶包君走了五分鍾我也尿急就跟著走下階梯去廁所,來到廁所門前就看到茶包君站在門口,我問他怎麼還不去上,他往門板扣扣了兩聲,馬上就有兩聲扣扣再回傳回來,表示裡頭有人,茶包君無奈的看著我。
 
 
 
 
又過了五分鍾,後面開始站了兩三個人排在我們後面,我心想不對勁啊~

這明明只是廁所入口怎麼會有人呢?我去轉了一下門把,是鎖住打不開,茶包君也說他試過了,打不開,再敲門,又是扣扣兩聲回應。
 
再過五分鍾,排隊的人越來越多,有一個年輕人說,大家幹嘛排在廁所門口啊!
他走了過來輕輕一轉,門就開了,我和茶包君大驚!
 
走進廁所一看,裡頭毫無人影,裡頭唯二的兩間廁所門半開著,根本就沒人使用,且廁所裡也沒有通向別處的門,我們臉色蒼白,大家則對我們怒目相向,以為我們在惡作劇,電影沒看完,我們就快步離開這家電影院。






第五個鬼故事,是我要叫參一的人,在八年前的小金門中的某哨點告訴我的。



在我外島當兵的日子中,這軍旅生涯的前半段,第一年真的很辛苦,但是後半段就顯得輕鬆多了。

下完了基地(軍中術語不用理它),我們連隊就要退到第一線去守比較輕鬆的海防,日子除了站哨外,還是站哨,一個據點有三個人,一個班長兩個士兵,我就是那個班長。

先來說地理環境好了,我的這個據點背山面海環境佳,海風不算強勁,其實面對的那 個海也不算是海,因為海的不遠處就是大金門,那個海只是大陸那邊河流的出海口,空氣中沒有任何鹹味,少了海洋感覺,不過據點下有個美麗的沙灘,由於是軍事 管制區,任何人都不能靠近的,據點相當小,大概就一個網球場的大小,一間小小的中山室,而且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封印中的地下彈藥庫在中山室中,每當風吹來,地 下彈藥庫都會響起可怕的共鳴聲。

某一天的清晨,由於站哨的人卡的很緊,據點又規定要三個人來守,如果有什麼勤務 之類的,就很容易找不到人來站哨,於是乎,連長只好把參一從辦公室中捉出來,去補我們哨所的缺,所謂的參一就是參謀一的意思,管的是人事方面的事,算是位 高權重的士兵,因為能不能放假,什麼時候可以返台休假都要靠他們決定。

我們的參一是一個看起來很斯文的二十歲青年,話也不太多,我跟他算還蠻熟的。

到了哨所,交接了夜哨的事宜,就開始普通無聊的一天,那天,我還記得起了個大濃 霧,參一由於沒有站過據點哨,所以事事好奇,果然一下子就沈迷在高倍望遠鏡中,一開始來據點的人都會迷戀那高倍望遠鏡,我們其餘的兩個人早就打起哈欠準備 補眠,我睡不太會著,就跟參一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突然參一問我一句︰那個海面上一顆顆像藍球的是什麼啊~

我也不太懂,就回答說那個是浮球或浮標吧!海面上會有一整列,看起來頗為壯觀,我們這裡由於海水比較淡,所以魚特別多,常常有大陸漁民坐著單薄的小舢舨來捕魚,那些球大概就是他們設的吧!

過一會兒,參一放下望遠鏡對我說︰其中有一顆的墨綠色的上頭站一隻黑色的鳥看起來很奇怪!一直往下啄下面的球!我望一下海面說道︰那有什麼鳥啊!而且球都是橘色那有什麼墨綠色的啊~

參一指了個方向叫我再看,我拿望遠鏡一看,果然有一顆是墨綠色的,可是上頭並沒有站什麼鳥啊?

參一說︰明明就有!他拿起望遠鏡再看,說道︰有啊!有一隻烏鴉不像鳥烏鴉,老鷹不像老鷹的鳥在拚命啄球啊!
我們爭辯的聲音吵醒了另一個士兵,他過了拿起望遠鏡看,也說那有什麼鳥啊?

參一拿起望遠鏡看了又看,突然尖叫一聲說︰那顆球是一顆人頭!他有眼睛啊!

我嚇了一跳,趕緊接過來看,還是一顆墨綠色的球啊!另一士兵也看了,也說沒看到 什麼眼睛,參一說︰算他看錯了,他不想再看了。

但是還是要確定是不是人頭,我是據點負責人,也怕被長官認為我們怠忽職守,而且如果是的話,還可以記功嘉獎,我和另一位我士兵看了又看,考慮了一下,決定還是通知岸巡好了,請他們水警去查 看,於是通報了連上和海岸巡防大隊,他們匆匆的趕來我們哨所,用望遠鏡看也無法辨識,就請參一可不可以再清楚的看一次,因為他們處理這方面算是經驗老道 了,知道一些屍體的奇異現象,用做好事的心來苦勸參一再看看。

參一發抖的拿起望遠鏡,哇!了一聲,差點昏過去,發抖的說︰是人頭沒錯,而且他眼睛看著我,還跟我四目相對!參一的臉白的可怕!

後來經過一連串的事務,打撈、通知、長官來臨……等等,果然是個屍體,是個有通報的落水大陸漁民,據水警說那屍體滿頭海帶海澡,就算仔細看也看不出來是個人哪~

後來,我跟巡視這邊的水警聊到這件事時,他很驚訝的說︰那個落水漁民的胸口,的確有刺一隻很粗糙的鳥!烏鴉不像鳥烏鴉,老鷹不像老鷹的!而且眼球早就被魚給吃光了,哪來的四目相對啊!

說到這,連我也不寒而慄了起來,當然參一打死也不敢再站我們據點,我則是哨所待到退伍,中間還有發生一些事,不過那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第六個鬼故事,是我要叫53號新兵戰士同學的人;在十一年前的連集合場告訴我的。



在我那個年代,還有一個東西就叫大專兵成功嶺集訓,就是大專以上學歷的男生可以提前去台中成功嶺參加為期四週的短期軍旅生活,因為可以扣除役期,且比正式當兵輕鬆,所以大專生幾乎都會入訓,我恰好是成功嶺大專兵的最後一年且是最後一期,那年是1997年的寒假,我是寒四梯,大專兵成功嶺的最後一梯。

從未有軍旅生活的我們,渡過了一個處處充滿驚奇緊張的四週,可以說的故事和趣事很多,但是最令我難忘和感到恐怖的就屬這五十三號同學跟大家講的這件 事,有時候想想還是會覺得頭皮發麻。

我們在軍中住的宿舍是一棟很老舊的長形建築,有點像傳統小學教室似的建築物,共有四層樓,樓梯處在中間,樓梯將建築物對半而分,一樓都是辦公室和長官住的地方,二樓是教室,三樓就是我們這些大專兵住的地方,四樓則是正在服役的義務役士官兵住的所在,由於樓梯將建築物分成兩邊,所以左邊就叫做西側宿舍,簡稱西寢,右邊的則是東側宿舍,簡稱東寢,在建築物的每一邊,最兩側各有一間廁所,左邊的叫西側廁所,右邊的一侓叫做東側廁所,而我們住的三樓,連隊有個規定,就是晚上不淮用西側廁所,而且晚上就只有東側有小燈開著,西側則是烏潻嘛黑的,班長不說我們也不敢問,但是待的時間一久,各種關於三樓西廁廁所有鬼的傳言四起。

就在來到成功嶺的第二週某一晚上,住在三樓西寢的53號同學,半夜十二點整,突然肚子不舒服,要上廁所,我們大專兵就寢時間上廁所有一個規定,就是要先去三樓中央樓梯那邊有個班長值勤的小桌子上登記姓名、學號、出入時間等等,這地方的軍中術語叫做安全士官桌,簡稱為『安官桌』,登記完才能去東側廁所上廁所,53號同學跟安官登記完後就去上廁所,沒想到東側廁所居然夜半塞車,人滿為患,53號同學抱著肚子走回來,安官問他怎麼了?

53號同學據實以告,因為大專兵是不能半夜隨意遊走的,若是遇到查哨的就完了,所以班長就叫他先會寢室,等有人用完會再去通知他,53號同學在寢室裡待了一會,肚子又痛了起來,就決定去西側廁所偷上,於是乎,就摸黑偷偷帶了一根香菸壓低身體就往西廁去了。

由於是偷偷上,53號同學一進廁所就用打火機咔擦、咔擦的小閃亮光,衝進最後一間,關了門,拿出偷藏的香菸,迅速的拿打火機點上香菸,脫下褲子開始上,他怕被發現抽菸又偷上廁所,所以緊張萬分,等了一會才大了出來,一放鬆,屁股一低就突然感覺到有人摸了一下他的屁股,他嚇一跳,覺得不可能,集中精神趕快上完趕快閃人,大了一會又感覺到有人摸他屁股,而且這次很清楚的感覺到,他嚇得奪門而出,褲子也沒穿好拉著褲頭狂叫狂奔,『有鬼啊~~』!

恰好安官正要通知他,走了過來,看到有人大叫趕緊問他怎麼了,別的班長聽到聲音也出來一探究竟,還有許多同學也被吵醒,有個班長叫我們沒事的人通通躺平,不淮下床,53號同學就青著臉流著冷汗一五一十的說了情況,班長們覺得不可能有鬼,由於軍中半夜燈火管制不能隨便開燈,班長一夥人拿著手電筒陪他走進西廁看個明白,走到最後一間打開來看,驚訝的發現……



一大坨大便,大在平整的地板上,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原來是最後一間廁所要做成放打掃用具的儲藏室,所以就用水泥封了蹲式馬桶,用水泥沫平,而53號同學的大便太大太尖,所以一蹲下去屁股就沾到自己大的大便,害他以為有人摸他屁股………

隔天,在連集合場集合後,班長就說︰『53號出列!跟大家報告一下你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第七個鬼故事是……

算了,
下次再講好了………



後話︰這些都是我遇到的真實鬼的故事,有一點點更動改編,不用太認真看,鬼月就是要聊聊鬼事。



感謝前同事Miss. 鍾 ,和 vivi 在照片中的演出。
另︰照片地點是台北士林科教館的電梯,因為電梯裡的燈光不知道為什麼,非常的冷調詭異,所以我們玩起了靈異拍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214 的頭像
j214

沒有‧主題樂園

j2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