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公司一整個閒到發慌,當然啦~
還是有人可以裝忙,上級自然不會漠視這種大家公然摸魚行為,於是乎,就採取了許多要大家振作的霹靂手段,但是我莫名其妙從月初拿到了上級突擊檢查時全公司唯一表現優良獎後,我像是掛了免死金牌的囂張太歲,公然的到處找人聊天,聊著聊著突然就好想講鬼故事喔!

我對於鬼的態度是~
完全相信有鬼,因為沒有鬼這種東西,人間多無趣啊!
沒有鬼故事、鬼電影、鬼話的世界太無趣了,不過我唯一不信的就是電視上藝人和大師的鬼話連篇,因為他們講鬼故事是為了賺錢,為了利益說的故事,我不相信。


第一個鬼故事,是我要叫舅舅的人;在十二年前的深夜告訴我的。

舅舅那時在聯勤兵工廠當差,在靠近農曆年時,他的某個同事意外身亡了,由於掛掉的同事家中只有一個七八十歲的外省老母,他們一夥好同事,想說送個最後一程,自願在除夕夜當天在太平間陪著他們過逝的同事跨個年,一夥連同我舅四個人,嗯~三個活人一個死人,在太平間喝喝小酒啃啃魷魚絲,聊個通宵。

當天光乍現,黎明將起之際,其中一個同事就半開玩笑的對亡者言︰『小李啊~你看我們多有情有義,大過年的拋妻棄子的來陪你,你要是有辦法話,就來個知恩圖報吧!』
他接著說,且指著我舅︰『你看小林快三十了,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幫他牽個桃花吧!』
接著指著另一個又說︰『還有小王啊~投資老是失敗虧損連連,你也幫幫他吧!』
最後說︰『我別無所求,平安就好。』當時大家也沒當一回事,就收捨東西回家過年去了。

正月初二,我舅接到一通公司公關部打來的電話,說已故的那位同事有報名公司聯誼,要去大湖採草莓,報名費都繳了,人現在當然沒辦法去了,問我舅要不要頂替那個位子,我舅想說反正左右也是無事就去了,當然就想各位所想的,因此認識了我舅媽。

過完年後,公司要做人事調整變動,本來有個某某長的缺,是已故的同事要高昇上去的,結果也是如各位所想的,那位只求平安無所求同事就以不可思議的第五、六順位代理人的身份接了那個位置。

由於已故的那位同事生前有一堆投資債券、股票要處理,他老媽媽又不懂如何處置,於是乎,那位投資老是失利的同事,就義無反顧的接下這項任務,直接拿一筆大於這些債券、股票的錢,來給那位已故同事的老媽,他把那些債券、股票就轉讓到自個身上,半年後全都翻漲數倍。

我跟好朋友兼好同事大炳說過這個故事,每當他開玩笑的說,快被家裡債務弄到自殺時,我都會安慰他說,再等幾天,快過年了,我會去陪你的。






第二個鬼故事,是我要叫哥哥的人;在十年前的夜裡告訴我的。

那一年,哥哥突然有了俗稱的陰陽眼,常常可以看見一些模糊的鬼影,嗯,還是有眼科疾病呢?也不得而知。
哥哥那時有認識一個女孩,是個單親家庭,跟媽媽同住,那女孩不知我哥有陰陽眼,某月某日對我哥說,她感覺到睡覺時老是有人在盯著她 ,哥哥自然是安慰她那是心理作用神經敏感之類的,可是那女孩感到越來越明顯,人都有第六感和古代遺留下來的感知,不知各位會不會有這種現像,當被人偷偷看著時,身體還是感覺得到,那女孩說,她最近每晚嚇得去跟媽媽睡,但是沒用,只要一躺臥下來馬上就有很強烈的感覺有人在看她,而且,最近強烈到她老媽都有感覺了,哥哥假託說好奇想去她家瞧一瞧,是夜,她請那女孩躺著在沙發上,過一會兒,哥哥就『看』到有一個模糊的中年男子影子正在用彎腰的姿勢直盯著人瞧。

我有問過哥哥是真的看得到嗎?哥哥說,於其說是看,還不如說是感覺到。

那時,我哥也不知道那來的勇氣在心裡不斷的說︰『你是誰?你想幹什麼?』
但是,完全沒有反應,那女孩看我哥哥臉色鐵青,喃喃自語,以為是中邪了,質問之下,哥哥才說有陰陽眼的事,且把看到的事說給她聽,女孩嚇得不知所措,當天就住到旅館去,而且把我哥當做汪洋中的木板, 拜託我哥哥解決,哥哥也沒學過什麼驅除除妖之術,但是他有感覺到那位中年男子鬼先生沒有惡意。

於是又約一天,請女孩鼓起勇氣再回去她自個的家,一樣,當晚深夜,女孩躺著在沙發上,過一會兒,中年男子鬼先生又出現了,哥哥集中意志力和鬼先生說話,沒想到鬼先生這次有注意我哥哥,主動透露出鬼先生的想法,鬼先生『說』,或者是哥哥感覺到︰『他覺得女孩很像是他女兒,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他只是想從女孩的臉的輪廓來尋找一絲生前的記憶。』

大概是這樣,溝通完,那中年鬼先生若有若無的看了窗外的電線杆,哥哥覺得那電線杆一定有線索,就去看看,這一看才知,答案太明顯了,電線杆上挷著一張手寫的告示,上頭寫著內容就是大家在路口偶爾可以看到那種【尋找車禍現場目擊者】的那種告示海報,哥哥依著上頭的電話去詢問,家屬雖然感到不可思議但是聽著哥哥形容那中年男子樣貌倒也深言不疑。

後來家屬辦了招魂儀式,女孩再也沒有感到有人盯著她了,這事過了兩三個月,哥哥的陰陽眼也消失了。







第三個鬼故事,是我要叫J的人;在七年前的夜裡告訴我的。

那時候,剛剛退伍,找了許久的工作還是沒著落,於是乎,就閒閒沒事的都在卓蘭老家看第四台,搞得都很晚睡。
某一天,只記得我穿著短衣短褲應該是在夏天的夜裡,半夜十二點整,家裡的電話鈴聲劃破了寧靜的夜,我接了起來;我喂!了一聲後一片安靜,電話裡依稀可以感受到有小朋友的嘻笑玩鬧聲,感覺上像是在一個小公園裡,因為還伴隨著那個搖搖椅的機械音,大約三十秒後就自動掛掉了。

就這樣連續三天,同個時間,同一支電話。

我沒有告訴家人,我想應該是惡作劇吧~
以前也接過打來罵髒話的國中生惡作劇電話,我的處理方式都是一樣,以不變應萬變,見怪不怪其怪自敗,但是第四天夜裡我覺得有點煩了,就預先把家裡電話切無聲,想說這樣就沒辦法了吧!是夜,家中另外一支電話響起,我嚇一跳,怕樓上睡覺老爸老媽接分機,我趕緊搶來接,一樣,不過這次小孩子的笑鬧聲更近了,更清晰了,我開始有點害怕。

隔天,兩支電話都切了,該不會這次打我的手機吧!我白天想著一切可能和應對方法,我看著電視靜靜的等待十二點到來,十二點一到,一通未顯示號碼的電話打來,一接,賓果!!老朋友又打來,小朋友嘻鬧聲,搖搖椅機械聲,忽起忽落,似近非遠,我開始感到好笑,三十秒後一樣掛斷。

我和Vivi說起這事,她說不如去電信局查吧!
到電信局去查來源,花了二百塊等了三十分鍾,只得到是國際電話這個答案,若要尋找來源,要二三千塊,電信局的人說去報案可以請電信警察查,比較便宜,但,還是要付費,想想,算了,失業中,說來也巧,接了那五通後,就沒再接到了。

半年後,我來到新竹工作,住的地方沒有電話,某天,樓下賣牛肉麵的老闆娘說有人打電話找我,我會意不過來,老闆娘說是一個小孩子的童音,只說找我,沒說什麼,我想不出來有什麼小孩會知道我住這,所以是老朋友應該沒錯,突然想起,高中時也接過兩次聽起來像心跳聲的『無聲』電話,應該和這沒有關係吧!反正之後也一切平靜,現在我住的地方有家用電話了,我很期待『老朋友』再打來。





第四個鬼故事,算了…

下次再講好了,我的講鬼故事癮,足了,以上的故事都是親身經歷的,有做小編修,但是都是真人真事改編而成,不過呢,大家還是聽聽就好,別太追究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214 的頭像
j214

沒有‧主題樂園

j2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